對於2017蘇州盃政策性辯題之murmur

今年蘇州盃一樣是初賽就打兩類辯題

而三天下來價值性辯題大家一樣打得不夠理想,不過這篇主要是想討論政策性辯題的部分

政策性辯題為「我國警察及消防人員應享有勞動三權」,murmur如下XD

假設正方需要性僅有「警消權益目前保障不佳」

此時反方會質疑「政府已做很多事改善,保障已足」(需要性的拆解)且通常還會說我們政府未來也可直接改善(順便拆根屬)

Q1:正方面臨到此挑戰後(假設各面向的權益不足都被反方說已改善,或未來可改善),原本需要性「警消權益保障不足」是否還在?

------------
正方後續可能有兩種回應:

A.正方僅主張「以後可能還其他警消權益的問題」
Q2-1:裁判是否接受此證成正方仍有需要性?
Q2-2:若經反方詢問,正方無法舉證未來可能還有其他的權益,此時裁判是否應認正方確實無需要性?

B.正方主張「政府都會開空頭支票」
此時雙方可能就要爭執到底政府是不是有開空頭支票的傾向、政府到底是否值得信任等等…

Q3-1「政府常開空頭支票」是否屬於「新論點」或僅是「攻防」?若屬新論點/攻防,最後真偽未明時,裁判應如何判斷?

Q3-2:反方能否在此宣稱有「強制認可權」。正方說的問題政府都能解決,我們幫警消加薪、多聘人、縮減業務,讓警消爽賺?(正方所說那些該保障警消權益的,既然都是利大於弊的事,當然也不該有立法或執行障礙阿😂

所以結論是正方仍然沒有證成需要性?還是這個辯題須預先釐清政府不值得信任阿?或反方真的沒強制認可權啊哈哈?[希望大家能去問題討論區─判準思考題 2-1 討論一下哈哈]

--------------
其他murmur:
我想有點小尷尬的地方是,假設正方一開始就把不信任政府的態勢證的太強,後面似乎難以自圓其說:在警消握有罷工權能跟政府協商後,政府是否就不會開空頭支票?(可能是宣稱答應要協商先請警消停止罷工,而後不協商或拖延協商或協商內容與最初之條件不同;而即便真的簽了團體協約,之後是否完全履行也可能有爭議)

畢竟不論正反方,應該可能都要同意這個共識:最終要改善勞工權益的方式,仍必須要回到既有管道,透過立委立法或行政院制定政策改善!?

故更激烈點的反方,可能跟進團結權、協商權,甚至協商不成可交付調解、強制仲裁。(避免罷工之弊害,且已幾乎吃掉正方前述宣稱之利益?)

所以正方到此應積極論證的應是:「有了罷工權比起強制仲裁,能增加多少談判籌碼?」+「有了罷工權果真能使政府少開一點空頭支票」?

沒證成的話似乎會因正方感覺沒更多的解決力而輸?(還是比不出來就有推定判準的爭議啊哈哈)

但似乎證成解決力真有點難耶(且感覺不好比贏弊害:罷工可能的社會成本+邏輯上不排除警消會反而騎到政府頭上)

------------
再補充:
假設反方不改變現況,正方擁有協商權與團結權最重要的精神~~
我認為還應提到警消可主動開啟團體協商,且政府原則上不得拒絕(即團體協約法第6條)
例如該條第一項明訂「勞資雙方應本誠實信用原則,進行團體協約之協商;對於他方所提團體協約之協商,無正當理由者,不得拒絕。」

之後關於團體協商的內容當然也有法律拘束力~當然還有其他包含工會法的適用(例如工會法第35條)也是關鍵...
總之不是只有警消權益現在保障不佳這麼簡單
應該對於法律管道、權利有更進一步的認識及說明比較好@@

本篇發表於 裁判心得, 辯論裁判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